@灣家
名叫阿唐,非色野其实也行

爱他就要推倒他!
脑洞很大、语感死、作者发神经是常有的

欢迎大家随时拍打聊天唷www

[葉修中心/雙葉] 雨聲#1 【全職高手】

※全職高手二創

※哨兵AU,相當私設版本

※短篇集

※雙葉



  哨兵的戰鬥是本能、保護響導是本能、接受信息是本能,就連自我毀滅也是本能。

  葉修是一名哨兵,在青春期時他就發現了他的精神響導,是一頭毛皮相當漂亮的狼,而他的雙胞胎弟弟是名響導,精神響導卻是一隻哈士奇,他原本以為他與葉修一樣而沾沾自喜,直到他的響導發出的不是狼嚎而是狗叫時,他的臉瞬間垮掉,葉秋當時的表情說多有趣就有多有趣。

  葉秋羨慕葉修是名哨兵,對他卓越的體能相當的嫉妒,但葉修卻不這麼覺得,哨兵對訊息的接收是靈敏的可怕,他人的感官情緒簡直就跟不同效果的炸彈一樣轟炸他的腦袋。

  葉修頭疼不已,好在有葉秋,只要發現葉修有不對勁,還不熟練精神引導的他就會伸手碰碰葉修的頭讓他好過些,頭痛時的熱度與暈眩,在葉秋的撫摸引導下漸漸的被彌平,隨著撫摸,他碰觸到的部位都像被微涼的水沁泡,讓人舒適,伴隨著安心,葉修有時候會睡著,抓著弟弟的手不放。

  但隨著成長,葉修的能力又更加強大,到了葉秋也無法解決的情況,由疼痛到失控不用太久,之後在傷及葉秋之後,葉家父母不得已只好將葉修送到塔裡看管,也因為如此,他們再也無法隱藏葉修他們是哨兵和響導的身分。

  也好在葉家對政府有一定的引響力,隱瞞哨兵響導的身分得以被寬容,但葉修再也回不了葉家。

  在葉修離開前的幾個晚上,葉秋總是會抱著枕頭與葉修鑽同一個被子。

  葉修拉起被子的一角讓他的弟弟鑽了進來,說:「你還敢來?」

  葉秋將枕頭塞在葉修的枕頭旁邊,回嘴道:「怎麼不敢?」說完就拉了被子自己躺好,「還不快睡?」

  葉修看了葉秋頭上纏的繃帶幾秒,最後還是躺了下來,背對葉秋。

  「欸,你幹甚麼啊!」葉秋不滿的揪著葉修的睡衣說。

  「看著你的蠢臉睡不著。」

  「這樣說的話你也蠢好嗎!」

  「不,你看起來有蠢那麼多一些些。」

  「靠!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他們的鬥嘴不多久就在葉修的頭疼中打住了,葉秋擔心的對葉修放出出精神屏障希望他好過些,連他的精神響導也很擔心得趴在葉修那邊的床沿。葉秋又急又氣,急的是葉修的疼痛得不到緩解,氣的是自己沒有用,就這樣他急到哭出來了,邊抽咽著邊連同他的精神響導努力屏障對葉修來說是有害的訊息。

  閉著眼忍痛的葉修聽見葉秋在哭,他的眼睛瞇起一個縫,見到葉秋哭紅了雙眼,鼻涕直流的樣子他便笑了出來,聽見葉修笑出聲,葉秋哭得更兇了。

  「還會不會痛啊?」葉秋碰了碰葉修的頭問道。

  「還疼,但不會忍受不了。」

  「對不起……。」

  「幹甚麼呢,你沒用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。」

  「你!痛死你!」

  「呵呵。」

  葉秋終於不哭了,他緊緊抱著葉修的腰不放,將頭擱在葉修的肩頭,離他的胸膛很近,側耳都可以聽見葉修充滿活力的心跳聲,葉秋微微笑,然後就這樣睡著了。

 


  葉秋和葉修兩人面對面站在中央塔的大門口前,而他們的響導則是依依不捨的互蹭著對方的頭顱,葉秋咬著下唇,死死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,他要與他的哥哥分別了,十幾年來不管做甚麼事情都在一起,雖然葉修一點都沒有哥哥的樣子,但他還是他最要的親人啊。

  葉修伸手大力的擰了葉秋的臉一把,說:「真蠢的臉。」

  「你才蠢!」

  「這麼蠢的臉會有一段時間看不見了,好可惜。」

  當葉秋想揮開業修在他臉上作怪的守時,葉修呢喃似的嘆息道,葉秋愣住了,然後,整個人扒在葉修身上,下巴底在葉修肩頭,悶聲的說:「你這個混蛋哥哥,超級大渾蛋……。」

  葉修沒有說甚麼,僅僅伸手拍了拍葉秋的後腦勺,直到中央塔的人員催促,葉秋才放開葉修。

  「不要忘記我喔。」

  葉修提起行李箱,依然笑地沒心沒肺似的,說:「放心吧,你這張蠢臉每早都看得見的,忘不了。」

  說完,他就被中央塔的人給帶進塔裡。

  「你真的是一個超級大混蛋,葉修。」




END

=====


證明阿唐還活著的證據(躺

评论
热度(17)

© 夢醒 時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