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灣家
名叫阿唐,非色野其实也行

爱他就要推倒他!
脑洞很大、语感死、作者发神经是常有的

欢迎大家随时拍打聊天唷www

[all葉/黃葉] 給糖和搗蛋#4 【全職高手】

※全職高手二創
※原本是作者怨念萬聖節的(掩面
※據說是後話來著
※筆下的葉修都挺攻的,好像有那麼一個名詞叫做.......呃,強受?


  黃少天就像一隻不知饜足的野獸,壓著葉修的後腦勺、抓著葉修的後腰不讓他跑掉,對著他的嘴唇又啃又咬,葉修嘴裡的巧克力早就因為熱度化為一攤濕黏的甜美唾液,嚐到嘴裡的甘美甜味,帶了點巧克力特有的苦味,黃少天吻著都想把葉修的唇舌咬進嘴裡吞入肚裡。

  葉修被吻的都有些缺氧,他試著推開黃少天,但對方卻愈纏愈緊。

  所以他才說黃少天是所有人中最纏人的……。葉修無可奈何地想。
  葉修抬腳想踹黃少天讓他停下,可惜被識破,抬起的右腳被黃少天的左腳給扣住,一使力,他將葉修推到樹幹上,左腳就這樣鑲進葉修的兩腿之間。

  黃少天停下動作後,微喘著氣說:「再一次?」

  葉修沒有回答,慢慢的讓呼吸平穩,現在他又被人困在樹邊,夾在樹與黃少天之間,他整個人都被黃少天的體溫和氣息所籠罩,透過他的瞳仁,他很清楚的看見自己。

  只有他。

  葉修眨了眨眼,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黃少天的頭髮,說:「要就快,我趕時間。」

  才剛說完話,黃少天整個人又貼了上來,唇瓣先是在葉修的嘴角輕吻著,最後才緩緩伸出舌頭舔舐葉修已經被吻腫的唇。微微的刺痛感,再加上這種綿密細緻的舔舐,讓葉修有些發癢,他輕哼出聲,同時也伸出他的舌與黃少天糾纏。

   濕濡的舌頭相貼,葉修的舌靈巧的順著黃少天的運動進入他的口腔,他滑過黃少天的舌與他嬉戲,偶而又向上一挑挑逗他敏感的上顎,當黃少天想要反擊時,葉修卻在此時退開,他們分離時,黃少天發誓他在葉修戴著面具的臉看見赤裸裸的挑釁。

  黃少天也不是好欺負的主,他伸手捏住葉修的下巴,強迫他張嘴,以其人之道,還治其人之身剛剛葉修怎麼樣挑釁,黃少天就全部逗弄回去,更何況葉修的敏感點他早就全數掌握了。

  他們又吻上了,捏在葉修下巴的手緩緩地攀爬上葉修的耳後,同時,他的膝蓋也不時蹭著葉修下身脆弱的部位,很快的,葉修的氣勢就萎了,他發出舒服的哼聲,抵在黃少天的手也軟了下來,他試著移開他的臉離開黃少天的糾纏,但黃少天就是有辦法在他動作之前識破他的意圖。

  耳後的那一小塊肌膚是葉修最不禁碰的地方,敏感到不行,手指不時摩娑著耳垂與耳後,隨著輕吻和不停的蹭動貼近,葉修的身體明顯顫抖了起來,喉間壓抑住舒服的呻吟聲,黃少天的另一隻手緩緩下移,繞過葉修的腰際,大掌整個竄進了葉修的上衣內部,然後往下。

  就在手指已經扣住褲子邊緣時,葉修放鬆的手慢慢握緊,趁黃少天不注意的時候揍了出去,直擊他的腹部,可惜拳頭被接了下來,葉修的腿先是抽了出來,然後一拐,配合施力將黃少天整個人放倒,正當黃少天想起身時,葉修的腳已經踩在黃少天的腹部上,稍稍施力讓他起不來。

  「咳咳,放腳啊混帳!」黃少天抓著葉修的小腿說道。

  葉修深深吸了一口氣,讓自己身上的慾火消了下來,然後一副從容的模樣掏出菸來叼進嘴裡才開口說話:「誰准你亂摸?」

  「我們這麼久沒見面,摸幾把很正常的。」

  「然後呢?」

  「當然是就地來一發。」

  「我對打野砲沒興趣。」

  「可是我有……嗚!放腳!」

  葉修沒有離開,拿出火柴點燃菸吸了幾口才繼續說:「你怎麼找到這裡的?」

  「你煙癮變大了啊?這才過沒多久你有哈了第二支。至於怎麼知道你在這的,當然是咱們英明神武的隊長有先見之明啦,在你的……左側脖子有沒有?嘖嘖嘖,隊長咬得可真大力啊,在那邊隊長有做記號,能追蹤你的動向,呵呵,看你怎麼跑?」

  「那狐狸。」葉修放開腳嘀咕著。

  黃少天翻身站了起來,拍拍身上的塵土,但上衣下襬的黑腳印怎麼弄就是沒辦法清掉,他不滿的看了葉修一眼,說:「看你踩得多大力!這衣服貴得很哪!你賠得起嗎?肯付清潔費嗎?混蛋啊你。」

  葉修撇了他一眼,扔了一個水球了事,耳邊立即傳來黃少天滔滔不絕的抱怨,葉修慢慢地走向趴臥在魔物屍體中的紅色魔獸,紅色的毛皮、貓科動物的外型、矯健的身形,那是黃少天的召喚獸,大陸上數一數二速度快的魔獸。魔獸舔了舔爪子,長長的尾巴大弧度的隨意擺動,葉修接近牠時並沒有擺出警戒的姿態,反而更加放鬆。

  葉修站在牠面前,伸手揉了揉魔獸的面頰,魔獸瞇眼似的享受,然後舔了葉修的臉一口。

  「兄弟你這是叛變!你怎麼可以跟外敵這麼親近!不對,你不是誰都不屑的嗎?怎麼葉不羞接近了還不拍飛他還舔他?」黃少天摸不著頭緒的走到魔獸的身邊,狠狠的揉了牠一把才放開。

  「載我一程。」

  「真要去霸圖?」

  「後面還有微草呢。」

  「好啦好啦,反正不管說甚麼都聽不進去,怎麼勸都不聽。有時候真不明白你心裡頭有沒有我們的存在啊?做事情神神秘秘,搞失蹤就算了,沒事惹一群那個世界的人,果然你人真的欠收拾……。」黃少天邊碎念邊爬上魔獸身上的馬鞍,伸出手拉了葉修一把,讓他坐在自己前面。

  「其實我坐後面就行了,不怕掉下去。」

  「我樂意!讓你坐就坐,囉囉嗦嗦的一大堆。好了,兄弟,要麻煩你跑一晚了。」黃少天易手抓著韁繩,一手拍了拍身側柔軟的毛道。

  一說完,魔獸就奔馳起來了。

  身旁的景物呼嘯而過,風颳得有些刺痛,葉修乾脆閉上眼,背靠著黃少天的胸膛,可能魔獸奔跑的動靜十分平穩,接連幾天下來的勞累,沒好好休息過的葉修就這麼睡著了。

  耳邊傳來平穩的呼吸聲,黃少天側頭看了看葉修,發現他睡得昏天暗地,心裡暗罵了幾句,伸手快速的跩了他的披風包住葉修,讓他不至於著涼。

  「我說啊……我是不是太容忍你了啊?」黃少天咕噥著。

  葉修就像聽到黃少天的話語似的,在他懷裡蹭動幾下,找了個舒適的位置後又不動了,黃少天伸手緊緊還住葉修的腰以防他睡太熟掉下去。

  「就不要哪一天讓我找到機會給你就地正法。」黃少天輕輕的將他的下巴抵在葉修的肩頭,嘆息似的說著。

 

 

END



====

有黃少的地方就有歡樂~

看來我頗偏愛黃少的,他的篇幅居然這麼多(?

下一篇要進入霸圖了

韓隊和葉修總是要來這麼一下的,呵呵

评论(1)
热度(28)

© 夢醒 時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