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灣家
名叫阿唐,非色野其实也行

爱他就要推倒他!
脑洞很大、语感死、作者发神经是常有的

欢迎大家随时拍打聊天唷www

【全职高手】all叶向 极短篇收录

all叶向 极短篇收录
韩叶、喻叶、黄叶、双叶、吴叶、乐叶、伞修、方叶、邱叶



韩叶 9/18

他们之间永远充满着烟硝味。
这已经是他们的默契了,一个眼神、一个手势和一个招式都能暗示对方,即便是严厉的话语、冰冷的眼神,都能理所当然的接受。
因为这是我们相处的方式,除去这些他们什么都不是,没有宿敌、没走对战,更别说是宿命了。
韩文清一如既往,而他叶修则是侵注全部的热情在他的荣耀之上。
叶修将烟捻息,侧头朝韩文清微笑着,说:「怎么?十年同样的脸看不腻吗?」
韩文清没说什么,只是捉着叶修的衣领低头咬上他的唇。
他们之间多了混合烟味的铁锈味。



喻叶 9/19

当他走出俱乐部后,发现那个人在外头等待着他。
错愕是理所当然的,毕竟这不像他的作风。
他手指捻着烟,不停的吞吐着,看起来有点焦燥。
「天气这么冷怎么不多穿些?」我将脖子上的围巾套在他的肩上,看着他万年不换的衬衫与牛仔裤。
他回过头叼着烟朝我笑着,好像刚才的焦躁从没出现过。
「等很久了吗?」
「刚来。」
我伸出手握住他的手,十分冰冷。
「走吧。」我轻轻地笑着,紧握着他修长美丽的手。
「还手残呢……。」他模糊的嘀咕着。
在寒冷的夜里,我与他的手十指紧扣,直到他温暖为止。



喻叶 9/20

  看见叶修一头湿发的坐在计算机前,喻文州心想又来了。他走到他身后,伸手将叶修披在肩上毛巾盖在叶修头上,语气稍有斥责地说:「怎么又不擦干?小心感冒。」
  「忘了。」叶修头也不抬的就扔了两个字回来,手依然没停下来。
  看着叶修灵活的操作着角色的周旋其它人,他的手也没有停下,脑袋也跟着计算机画面飞快的运转起来,预估着叶修的下一步动作,也想着他下了甚么战术,最后,叶修带着其它队员将Boss给抢跑了,愉快地将战利品分完后,他才转过头看向喻文州。
  喻文州温和的微笑着,也不急着讨论刚刚那场对其他公会相当惊心胆跳的抢Boss行为,只说:「下次记得擦干头。」
  叶修的手覆盖在喻文州的手背上,感受只剩微湿的发梢,说:「不是还有你吗?」
  最后喻文州将叶修的头发擦干后,满足的在他发鬓上落下一吻。



黄叶 9/20

「我擦,叶修你怎么不抽烟改吃棒棒糖?孩子啊孩子啊!叶修你成了小朋友啦!这真是大新闻!叶修不抽烟改吃糖啦!这样也好啊,搞得你身上都是烟臭味,少了你抽烟空气更美好!不过你怎么不抽烟改吃糖了?哪根筋不对了?撞邪了对吧?」
当一打开门看见自家战队休息室里有个陌生又熟悉的人影时,黄少天的吐槽就没有停止过,被他这样一前一后如同机关枪说个不停,即使是对垃圾话免疫的叶修,眼角也抽动了一下。
「我说,你有安静的时候吗?」叶修苦逼得含着棒棒糖.不能抽烟已经够苦了,为什么他还被人用噪音给摧残呢?
「叶修你说不过我了,小朋友小朋友小朋友小朋友!」
终于,被吵得有些烦躁的叶修,一把抓起嘴里的棒棒糖就直往黄少天喋喋不休的嘴里塞,说:「现在谁才是小朋友啊?」
你这行为幼稚的跟屁孩一样。黄少天被反击后咬着棒棒糖想着。
不过,在糖全化之前,黄少天楞是一句话也没说了。


小小番外

「你怎么改吃糖了?」之后有人问到。
叶修慢条斯理的拆着包装纸,将塘塞进嘴里,含糊地说:「烟被收走了,嘴巴没东西不习惯。」
「而且我被逼着戒烟……。」啪机响了一声,叶修将嘴里的糖果给咬碎。
难怪看起来这么焦躁。众人默默地想。



双叶 9/22

他看向镜中的自己,修剪整齐的头发,光滑的脸庞,挺直的肩膀,想到另一个人也有着与他一样的脸,但却相当颓废,他就十分生气。
没错,就是生气。
气那个从没想过回家的混帐哥哥。
为什么原本该在外头的我,变成了他?为什么他离开时还顺走他的身份证?为什么他已经成功拿了冠,却还在外头不回家?
为什么……他连打一通电话给我的时间也不给?荣耀就这么重要吗?重要到连他这个双胞胎弟弟也忘了。
叶秋闭上眼叹口气,快速地打理自己的脸面就去公司上班了。
繁忙的上午过去后,叶秋依然在自己的办公室核对数据,剩下的只剩下盖章,突然,他关声音的手机震动了起来。
「喂,叶秋。」
「吃饭没?」对方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他皱了一下眉。
「怎么?连你哥的声音都认不出来了?」
「你还知道要打电话?」对方慵懒的声音让叶秋不禁跳脚。
「吃或不吃?」
叶秋十分没志气的答应下来,地点就在公司附近的一间平价餐厅。当他进门后,叶修捻着烟坐在餐桌旁,而桌上则摆满了饭菜。
都是我爱吃的……。叶秋不知道,他走近叶修时,嘴角翘起了一个弧度。


小番外

「这摊你付钱。」
「凭什么?」
「凭我没带钱包。」
「叶修你他马的混帐!」
「叫哥哥,都不懂的敬老尊贤?」
「也才差那几分钟!」
「你不知道几分钟就是天南地北了吗?」
吵到最后,叶秋还是乖乖地掏出钱包了。



吴叶 9/22


这真是糟糕的发展。吴雪峰想着。
他家的小队长正环着他的脖子,并且啃咬着他的唇。
这件事的起因很简单,叶修抽烟被吴雪峰抓到,然后叶修被唠叨个不停,接下来吴雪峰说要用糖代替烟,不满的叶修吃着糖斜眼撇着吴雪峰,说糖没什么滋味,接着吴雪峰开玩笑的说那接吻代替糖如何,叶修就照做了。
这真的只是个玩笑啊,小队长。吴雪峰汗颜。
或许这只是叶修突发奇想的恶作剧,或者是另一种变相抗议,又或者是一种赌气,吴雪峰脑袋转了许多个可能性,但都没有叶修正在做的事情还要来的真实。
叶修咬了半天,就不见吴雪峰松口,叶修整个人就较真起来了,看你甚么时候松口!
此时叶修不只是咬了,连带舌头也动了起来,他将糖搁在嘴巴的一边,伸出舌头舔了舔吴雪峰的唇,描绘起他的唇形,然后环在吴雪峰后颈的手轻轻的摩擦起他的后颈,还有意无意的擦过他的耳垂,原本坐在自己椅子上的叶修,整个人也慢慢的跨坐在吴雪峰大腿上,屁股还微微蹭了几下。
可能是叶修点火点的太过分了,想出声制止的吴雪峰就这样被叶修的舌头侵入。
很快的,吴雪峰只能举手投降,被叶修点起的火,他让他更激烈的燃烧起来,他的舌头与叶修纠缠了起来,味道带点汽水的碳酸甜味,而手慢慢的圈起叶修的腰,让他们彼此更加贴近点。
年 轻的小队长毕竟还是不敌年长的副队长,吴雪峰舌头一挑,很快的将在叶修嘴里快化的糖给挑进嘴里,而被经验老道的吴雪峰吻的晕头转向的叶修,不满地也将舌头 跟了出去,想把那块糖给抢回来,或啃、或咬,他们俩就这样激烈的掠夺彼此嘴巴里的甜味,不了多久,叶修主动停下这个吻,他已经没气了。
他喘着气,疲累的将下巴抵在吴雪峰的肩膀,柔软的头发搔的吴雪峰心底发痒,最后,他顺了顺气,说:「不要对大人恶作剧。」
「不知道是谁先开玩笑的?」叶修掐了吴雪峰的后颈一把说。
「是我,是我,所以小队长你先下来。」吴雪峰苦笑的说。
「你觉得可乐的味道怎么样?」叶修抬起身来看着吴雪峰问道。
「什么?」
在吴雪峰了解叶修所说的话前,他又利落的撕了一个糖果包装,将糖塞进嘴里,然后说:「这次换柠檬的如何?」


同场加映

「老吴……我怎么觉得有东西顶着我。」
「咳,小队长你先下来。」
「你先说说是什么东西,我再下来。」
吴雪峰感受到他家小队长满满的恶意。



伞修 9/24

这世上没有卖后悔药,也从来没有如果这回事。
苏沐澄提到如果,叶修也不只一次幻想过。
如过苏沐秋没有发生车祸;如果苏沐秋还活着;如果苏沐秋在嘉世;如果苏沐秋他还在我身边……。
叶修静静的吸了一口烟,仰头朝天花板缓缓地吐出,他想,那如果的一切发生的话,他们会在嘉世、在荣耀创下不朽的神话;他们会步入不只三连的冠军;荣耀不会有枪王周泽楷,只有枪神苏沐秋,就如同当时的斗神叶秋一样;而若他在,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候,他会扶持自己。
如果、如果、如果,有太多的如果,但都只是一声的叹息,和嘴里的苦涩。
苏木秋走了,这是事实。
生命不是游戏、不是荣耀,账号卡没了可以再创,脱离了战队,就从零开始壮大,他可以拚尽自己的热情与生命继续在荣耀里前进,与对手们进行一场场让自己不后悔的竞赛。
当时,按在墓碑上的手有些颤抖,冰冷的触觉从指尖渲染开来,狠狠地袭向心脏,多少年过去,经过时间的冲刷,已经释然不少的心情,还是会被那阵冰冷划过心底的遗憾。
在使用君莫笑、挥动千机伞时,他才能稍稍抚平那抹遗憾。
在苏木秋生前,他们战得难分难舍,胜负持平。
「沐秋,我们还未分出胜负呢。」我将最后一场留给你,只留给你。
第三十八轮的个人赛是对你的吊念。

叶修轻轻按着桌上的账号卡,在屏幕的灯光照射下散发着温和的光芒。
他的右手操作的鼠标移动到QQ,典籍了一个头像,输入了:忙吗?
没多久对方回复了讯息,问说怎么了。
君莫笑:
呵呵,没甚么。
只是……
突然有点想你。

我将带着你的骄傲攀上荣耀,沐秋。



乐叶 9/25

在与嘉世一战后,百花输了,而嘉世创下了三年冠的伟业,百花只离冠军只有一步之遥,但亚军就是亚军。
张佳乐很不甘心,若没有一叶之秋,他和孙哲平的繁花血景必将横扫整个荣耀,并且将第三赛季的冠军拿到手。
为什么这个荣耀有个叶秋?这个想法一直堵的张佳乐抑郁不已。
之后,从不露面的叶秋破天荒的以QQ的方式接受采访,却也留下了脍炙人口的一句:「一套打法用个几遍就够了,往几十遍上用,烦不烦啊?」
就此,张佳乐与叶秋杠上了,原本在他心里还有那么一点对叶秋的敬佩之情,让他由粉转黑。
明星赛上,张佳乐失心疯的到处找叶秋,但他始终待在后台,接受新人的挑战,要不是一叶之秋站在台上,叶秋是否出现在这都得打上一个问号。
他失望的走进工作人员的走道,左弯右拐,不知不觉地走到了人烟罕至的走廊上。
有个人穿着红白相间嘉世的队服,靠着墙吞云吐雾。
不知怎么,看着他慵懒的微笑,张佳乐一个机灵便走到他面前,说:「叶秋。」
叶秋眼神聚焦在张佳乐身上,吐出一口烟后,说:「有事?」
说有甚么事也没有,到嘴边的话愣是半天也吭不出一句话来,张佳乐尴尬地站在原地。
「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,我还得送人。」叶秋朝张佳乐笑了笑,便绕过他走向其它出口。
「喂,等等!」张佳乐喊到。
叶秋转过身来,好整以暇的看着他。
「下次冠军一定是我们百花!」
「呵,我等着。」说完,叶秋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张佳乐紧紧握拳,他发誓,他一定要让他们攀上荣耀的顶峰,打的叶秋满地找牙。



方叶 9/26

他们见了竞技场互相锻炼切磋,在方锐胜少负多的时候,他就有些癫狂了。
看着手中的海无量一次次倒下、一次次被君莫笑压着打,终于,在君莫笑一个踏射后,海无量又倒了,方锐也爆发了。
「怎么可能!打十场,场场输!」
叶修撇了暴动的方锐一眼,点了烟,说:「还嫩点。」
「哥可是黄金右手!怎么可能连一场都没赢过!?」
「别忘了哥的手速在你之上。」叶修吸了几口,又说:「比战术你还输我,猥琐嘛……呵呵。」
看叶修此时嘲讽满点,方锐终于也替会一回其它大神的感觉,开嘲讽的叶修配上他平日的从容笑容,就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:欠抽。
真的非常欠抽,连淡定的人都可以变得超不淡定,就能知道那效果有多么超群。
「叶大神你可以在无耻一点!哥可是猥琐大师!」
「跟我比?」叶修叼着烟,鄙视了方锐一下。
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,方锐已经杀了叶修千万遍。
「怎么?连嘴巴也不行了?」叶修手捻着烟笑着。
方锐暗暗咬牙,在叶修张口要咬住烟时,他一把抽掉叶修的烟,抓着他的领口倾身前去,咬上了他的嘴唇。
这一下又快又猛,他们两人的唇齿都刻碰在一起,让方锐觉得有点得不偿失,满嘴都是叶修口中的烟草味,和些许的血味。
「果然是废物点心,连接吻都不会。」叶修舔舔自己的嘴唇,有些刺痛。
「你……呜!」在方锐要反唇嘲讽回去时,他被堵住了嘴。
他被叶修吻上。
在叶修离开后,方锐还愣在原地,久久无法反应。



邱叶 9/27

在上林苑接到来自网吧小妹的通知,说是叶修的熟人找。
叶修疑惑了会,将抢Boss的指挥交给魏琛,并交代了下苏沐澄和乔一帆几句便来到了网吧。
柜台边站了一个穿帽T的人,叶修笑着问:「走走?」
他们缓步在街道上,将要入夏的夜晚还是带点凉意的,除了呼啸而过的车子,他们很安静,叶修不急着说,而他身旁的人似乎还正在组织着言语,一时也不吭声。这种静谧让叶修有些享受。
在叶修叼起第二根烟时,旁边的人开口了。
「队长。」
听到对方这样称呼他,叶修不禁莞尔:「小邱你啊……还队长,叫声前辈听听!」
邱非将帽T翻了下来,嘴角的微笑带了点尴尬。
「前辈。」
「不错不错,前面加上我的名字试试。」叶修伸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笑着。
邱非摇摇头,又叫了声前辈。
真是死脑筋,已经几年了还这个样子。
邱非抓住叶修在他头上作乱的手,说:「我们回来了。」
叶修没有收手,只是笑着响应一声。
「嘉世回来了。」
「嗯。」
「我们下个赛季再见。」
「好,我等你。」
接着,邱非握住叶修的手,力道不大,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凑到嘴边,虔诚的在那分明的指节印上一吻,说:「我喜欢你。」
叶修愣在原地,连叼在嘴里的烟掉地上都不知道。
看着那单纯而真挚的眼神,叶修的心就像被拉扯一般抽痛着,但并不难受。
「小邱……。」叶修张了张嘴,最后只呼唤了邱非一声。
邱非放开了叶修的手,带着坚定不已的神情说:「我们场上见。」
叶修回过神来,带着他平常一贯的笑容,说:「我等你,不要太久。」
就像约定一般,他们不约而同地伸出手握住了对方,而后离开。


这次不再追逐你的背影,而是与你在同样的高度比肩而行。


评论(4)
热度(51)

© 夢醒 時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