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灣家
名叫阿唐,非色野其实也行

爱他就要推倒他!
脑洞很大、语感死、作者发神经是常有的

欢迎大家随时拍打聊天唷www

【全职高手】给糖和捣蛋#1 [all叶/周叶]

※全职高手二创同人文
※原本是作者怨念万圣节的(掩面



  秋是丰收之际,此时举国上下都会举办庆典,每人盛装打扮并戴上各种奇形怪状的面具来隐藏自己的真面目,放纵自己沉溺在这种荒诞的夜、狂欢的庆典,然而,这世界的空间交界,也因为这种庆典狂热而变得模糊不清,传说此时会有异界的居民隐匿在这庆典中。

  戴着面具的人们,分不清擦肩而过的那人是他、是她,亦或是别处的他。

 

  周泽楷有些疲惫的靠在墙边,看着变装的人们兴奋的结伴奔走游玩,他的疲惫感更甚。

  鬼节庆典的传说其实有一部份是真的,藉由人们高亢的情绪模糊此方与彼方的交界,怀念现实人世的彼方居民不在少数,但同时也有怀着恶意的魔物徘徊在现世,诱惑着在他们眼里如同美食的灵魂,因为彼此都是变装的模样,熟悉或陌生根本不是问题,只要一点点的眼神暗示,多的是自动上门的猎物。

  身为轮回的猎魔人,他已经驱逐一匹又一匹的魔物,但随着庆典的高潮,魔物的数量不减反增,连他都有些吃不消了。

  「小周,撑下去,再过四天就结束了。」江波涛安慰似的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说道。

  周泽楷回望着他,默默屈指算了一下时间,今天才庆典的第一天,那争先恐后涌上的魔物数量真的有些惊人,不该是如此,通常在第三天才会有像今天的魔物数量才对。

  「不对劲。」

  「是有些不对劲,但现在也找不到问题的症结,只能先治标了。」江波涛揉了揉太阳穴说。

  就在周泽楷想要回应江波涛时,有名戴着银制面具,头上装饰着恶魔角的人经过他,只遮住鼻梁以上的他叼着烟,手提着灯和伞,肩上还披着有点破旧的黑色披风。周泽楷楞着看他走过,直到江波涛叫唤他时才回过神。

  「怎么了?」江波涛问道。

  「刚刚……。」走过的那人有些熟悉。他摇摇头后,说声没事便继续和江波涛值勤。

  当城镇的中央大钟时针指向十二,它被敲响了,因为庆典的缘故,它的敲击数总共有十二响,当第一响时,城镇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停下脚步,抬头望向大钟。就连正在值勤中的猎魔人也被突然而来的大钟给吸引注意。

  而彼方的居民纷纷停下与猎魔人的缠斗,如同向往一般的停下动作,他们的眼神中充满着眷念,方才的暴戾气息完全被钟声给弥平,钟声彷佛洗涤一切让他们冷静下来。

  对于魔物的反应,周泽楷早已有了准备,他连忙举手示意队上新人停下动作,几个发现猎魔人的行动的魔物对他们投以感激的眼神。周泽楷将碎霜收起,只留一把荒火在手,他也同样抬头望着中央大钟,此时已经过了七响。

  剩下五响,有人已经开始高声倒数,而好不容易魔物们也开始躁动,周泽楷朝江波涛点头,他紧紧按住碎霜,就怕魔物发难。

  就在进入倒数第二响时,已经有魔物伸出利爪朝猎魔人攻击,距离实在离周泽楷太远,他发现时已经来不及,就在利爪将要挥向新人时,从远方来的子弹贯穿魔物脑袋,张着利爪的手已经疲软躺在地上,流了一地的鲜血,他的同伴只是冷冷地看着尸体上一眼,仍继续等着钟响结束。周泽楷连忙朝子弹射过来的方向望去,那是民房的屋顶,他将指挥权交给江波涛,赶紧朝那方向奔去。

  钟声仍继续敲响着,灵敏的穿过站立的人群,一身灰黑的装扮便于他攀爬屋檐而不被注意,利落地翻过屋檐,他看见一个人站立在那,就像在等待他的到来。

  他的心激荡不已,平时不怎么流畅的表达能力,在此时他更是说不出半个字,欢迎的、思念的、欣喜的语言此时都化为眼神注视着那个人。

  钟声结束,城镇的人高声欢呼,那个人微笑走到周泽楷面前,放下提灯,伸手就将遮住周泽楷右半边脸颊的面具取下,笑着说:「小周果然是个衣架子,扮甚么都好看。」

  然后他又说:「怎么,看见我惊讶地都说不出话来了?还是哥扮装扮得太帅,你看呆了?」边说,他将伞搁在自己身上,伸手捏了捏周泽楷的脸颊。

  周泽楷捉住作怪的手,终于微笑地说:「都有。」

  「就说哥打扮起来也是能见人的吧。」

  周泽楷不语,他伸出另一只手轻轻取下对方遮住眼部的面具,让他露出完整的脸庞,依旧是记忆中充满慵懒柔和的笑脸。

  「叶秋前辈,欢迎回来。」

  「嗯,我回来了,不过小周记得改叫我叶修,这才是我真正的名字。」

  「叶修。」

  突然,叶修环上周泽楷的脖子,让他们贴近彼此,他们很近,近得只能交换彼此的吐息,他说:「来应个景好了,小周,给糖还是捣蛋?」

  周泽楷笑着搂着叶修的腰,倾身给予一个吻。


END

评论(5)
热度(36)

© 夢醒 時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