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灣家
名叫阿唐,非色野其实也行

爱他就要推倒他!
脑洞很大、语感死、作者发神经是常有的

欢迎大家随时拍打聊天唷www

【全职高手】给糖和捣蛋#2 [all叶/喻叶]

※全职高手二创
※原本是作者怨念万圣节的(掩面




  在十点左右,大钟响起,告诉镇上的人们真正的夜晚已经来临,原本亢奋的人们更加躁动,夜里的蜡烛与提灯一个个亮起,扮装的人们彼此与身旁的人共舞,小提琴和小号的旋律让人着迷不已,在与人贴近、旋转,气息的交换,缺氧只会令人更加沉醉,醉倒在这场鬼节盛宴。

  喻文州站在餐桌旁,举着高脚杯却连一口都没喝,暗红色的异体让人倒胃口,殊不知这里头的添了些什么?而与他攀谈的女人则是一杯接一杯,看了那女人一眼,他暗自叹息,慢慢的将高脚杯放在餐桌上。

  突然,一股气息让他回过头去,但望去只是一间普通的民房,他静静地感视着,微微笑,然后朝面前的女人点头示意离开。

   被喻文州的微笑给迷惑住的女人只能呆站在原地,等回神他也离开了。

  看见自家队长离开会场,蓝雨的猎魔人都聚集在他身后,喻文州看了眼怀表,对着身后的部下说:「你们先带瀚文回去。」

  「队长我还想跟你们行动!」扮成狼人的卢瀚文抗议着。

  「当初你不是答应过你母亲甚么都要听我的吗?」喻文州伸手安抚小狼人。 

  「好……。」嘟着嘴,卢瀚文便跟着其它人离开。

  看着众部下离去,喻文州慢腾腾的步入一个巷子,边走边抬手,一个束缚术便启动了,拐过一个弯,暗巷里有个人僵在原地,他笑着说:「我都不知道你有偷听的习惯。」

  那人也朝喻文州笑了笑,略带嘲弄的说:「我也不知道你也像王杰希一样,开始带孩子了。」

  「瀚文是个好孩子。」喻文州伸手摘掉对方遮住眼部的面具,说:「不像某个人一声不吭的就失踪了。」

  露出完整脸庞的人表情相当慵懒,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,说:「我好像闻到一股酸味啊,是从你身上发出来的吗?」

  喻文州没回答,他早已经习惯对方那张气死人不偿命的嘴了,说:「这一年里不只我们蓝雨,连其它人也发了疯找你,你知道吗?」

  「我不是有请人送信吗?」

  「一句我走了,再见。去哪里、做什么事、甚么时候回来都没说,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太过于贬抑信的意义了。」

  「来年不见,文州大大也会损人了。」

  「彼此彼此。」喻文州笑道。

  喻文州虽然在笑,但眼里完全没有笑意,他伸手摸摸对方的脸颊,说:「叶修,你瘦了。」语气和抚摸轻柔的让叶修直打哆嗦,喻文州明显生气了。

  对于喻文州知道他名字这件事他不意外,大概是周泽楷放出的讯息,但喻文州说的这么顺口,让他多少有种道不明的危机感。

  叶修的表情些微的僵硬,但他还是微笑着:「把束缚术解掉。」

  「解掉做甚么呢?这样你就不会逃了不是?」喻文州捏了捏叶修的脸颊笑着。

  盯着喻文州半晌,叶修叹了一口气,说:「好啦,对不起,下次我会注意。」

  「还有下次?」

  「咳,口误口误。」

  一弹指,架在叶修身上的禁制都被消除,他动了动双肩并深了个懒腰,僵硬许久的身体都被他动的嘎嘎作响,等确定身上没甚么问题后,便从怀中摸出烟草开始吞云吐雾。

  「你去了哪里?」

  叶修撇了喻文州一眼,说:「你感觉不出来吗?」

  喻文州皱着眉,从一开始他就从叶修身上传来不属于这世界的气息,接触魔物许久,身为术士的直觉不会让他出错的,他说:「你该不会跑到彼方去了?」

  叶修点头,吐了口烟说:「然后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捅破洞了。」

  喻文州揉揉太阳穴,脑海还在处理叶修给予的讯息,也难怪今年魔物量激胀了不少,皱眉,说:「不要跟我说这洞在我们蓝雨这。」

  叶修干笑了几声:「应该说,轮回、烟雨、霸图、微草……呃,在我试图闯破结界时被人钻了漏洞,很多地方都有洞。」

  「洞口在哪。」

  叶修指了指头顶,说:「暂时修补了一下但撑不久。」

  喻文州抓起叶修,一跃就到了屋顶,叶修吹了声口哨:「不错,法力定位愈来愈精准了,难怪哥会被你抓到。」

  不理叶修的称赞,喻文州闭眼感知方位,朝西方看去,他望过去没有任何异样,叶修也朝那个方向看去,朝空中一扯,一个扭曲的黑色洞穴便在空中出现。

  「手别放喔。」叶修朝喻文州笑了笑,牵住的手又加重了点力道。

  喻文州也朝叶修微笑,感受到自己与叶修的魔力融合了起来,庞大且稳定温暖的能量在他们两人身上流转着。两人不约而同的举起手,指向那个歪斜的洞口,默念几句咒语,洞口开始缩小,彼此握住的双手又更加紧密,直到洞口消失,两人仍没放手。

  叶修满头大汗的喘气,反观喻文州一副没事的样子,他撇撇嘴,说:「术士就是这样好,魔力充沛。」

  喻文州伸手抹去叶修颊上的汗液,同时凑近他,如此明显的意图,叶修叫到:「文州大大,趁人之危不是君子可做的事。」

  两人靠的如此近,都能感受到对方的鼻息,喻文州蹭了一下叶修的鼻尖,说:「将魔力传给你不好?」

  「谁要你用这种方式……唔。」话还未说完就被喻文州吻上了。

  喻文州的嘴先是抿上叶修的下嘴唇,然后在叶修坚持不松牙的时候啃了一下,在叶修吃痛张嘴的时候,他的舌头便长驱直入他的嘴里,挑起他的舌尖勾出,被喻文州挑逗的叶修不甘示弱,不想让自己处于被动的状态,便吸吮起在他口腔肆虐的舌头。

  觉得自己占上风的叶修发现喻文州的魔力正缓缓地流入他的身体,喻文州的舌头任他吸吮,完全没有任何反抗。等魔力回到一定程度后,叶修啃了喻文州的嘴角当作结束。

  「不继续吗?」喻文州摸摸嘴角笑着。

  「我要走了。」撇撇嘴,叶修拿起搁在地上的伞。

  喻文州的笑容愈发灿烂,叶修的行为无疑是害羞了,他捉住他的手腕将他拉到怀里,就在叶修要抗议的时候,喻文州张口咬上他白皙的脖子,力道不大,但也留下了明显的痕迹。

  「你做甚么!」叶修推了推喻文州的头。

  咬完后,喻文州安抚似的舔过,湿润的皮肤让叶敏感了起来,稍稍挣扎,喻文州也没有继续下去,他灼热的气息在叶修耳旁回荡。

  「记得要回来。」


  回来我身边。


END

评论(3)
热度(35)

© 夢醒 時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