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灣家
名叫阿唐,非色野其实也行

爱他就要推倒他!
脑洞很大、语感死、作者发神经是常有的

欢迎大家随时拍打聊天唷www

[喻叶] 痕迹与戒指 【全职高手】

※全职高手二创
※喻队生日快乐
※先发这个顶一下
※有私设w

 

  算算时间,他们在一起已经快两年,两年的时间说不短,但也足够改变整个荣耀联盟。荣耀联盟因为全席影像的关系,游戏知名度发烧到全世界,连带职业联赛不再只有本地,而是世界联赛。在兴欣夺得两冠后,拥有五冠身价的叶修退役成为职业联赛的专业解说,同时也是兴欣战队的战术顾问,而他还是蓝雨的队长,带领整个蓝雨与世界各地的职业好手拚搏。

  他们的荣耀依然不变,为了争夺那唯一的王者冠冕,只能秉持着坚毅的信念,拿着利剑挑战更大的阻碍。

  其实对于荣耀变成世界联赛这件事,喻文州挺开心的,他与叶修看见了荣耀新的一面,更是有着千变万化的战术,只是少了叶修的荣耀有点令人寂寞。

  叶修有点懊恼,他说他太早退役,否则他还可以再拿五冠,其它人连渣都抢不到。

  喻文州只是微笑,都与叶修成为恋人那么久了,是不是垃圾话他会分不出来?

  改变固然美好,唯一不满的大概就是与恋人的相处时间大幅减少。叶修很忙,每场联赛解说他不能落掉任何一场,即使不解说,他还得为兴欣的战术分析,而他,除了带着战队在世界各地到处飞,还得专职对外的公关,除了总决赛是在本地外,他国的主场不跑不行,这一分别就是三个月后。

  当再次踏回本地的土地,黄少天表示他快痛哭流涕了,外国的月亮总没有故乡圆嘛。

  喻文州拖着他的行李回到他与叶修的家,推开门发现叶修正睡在客厅沙发,西装外套只脱了一半,而西装裤呈现半脱半穿的模样,大概是敌不过疲惫而被放过了。他无奈地叹气,将行李箱先放在客厅角落,伸手帮叶修的衣物脱掉,顺便帮他库子给穿上,感冒就不好了。

  「醒醒。」喻文州摇着叶修。

  叶修皱眉,眼脸颤动了几下终于睁开,过了几秒眼睛终于对焦,他说:「欢迎回来。」

  「很累吗?再累也得好好在床上睡。」喻文州好笑的看着叶修脸上的睡痕。

  「还好。」叶修揉揉眼,「这不是在等你回来吗?飞机误点?」
  「没有,我在蓝雨又待了一会才回来。」喻文州边说,边到厨房倒了杯水给叶修。

  叶修接过水,一口气就喝了一半,抹抹嘴将杯子递还给喻文州,说:「感觉如何?」

  接过杯子,喻文州也只是笑笑,说:「如果你是说夺冠的事情,那当然是非常好。」

  「我是说你之前跟我说的决定,跟队伍的人说了吗?」

  喻文州的手顿了一下,「少天已经知道了。」

  「其实我觉得你还不到退役的程度。」叶修很认真地看着喻文州,伸手抓过喻文州的左手,「你的硬伤刚好是延长职业寿命的良药。」

  「我可以理解当初魏前辈走时的心情了。」喻文州没有正面回答叶修,叶修碰到的地方彷佛在发烫,但他舍不得甩开。

  叶修看了一眼喻文州,又使了点力将他的左手拉近自己的脸庞,一张口便含住他的无名指,在指尖的地方咬住、轻舔,喻文州想将手抽开,但叶修又更进一步的含住整只手指,直到第二个指节的部分。

  喻文州拿着水杯的手有些不稳,水面都激起不小的涟漪,叶修促狭地看了喻文州,温暖的舌头不停地刷过他的指腹和指背。

  赤裸裸的挑衅和挑逗,喻文州倒吸了几口气,试图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,最后叶修狠狠地在喻文州的第二指节上咬了一口,然后吐出,指尖还牵引了银丝。

  喻文州拿着的水杯还是翻了,溅了叶修一身湿,薄博的衬衫都透出叶修皮肤的色彩。

  「看来你不只手残。」叶修嘲讽着。

  喻文州不理来自恋人的嘲笑,倾下身来舔吻上叶修的唇,绵密而纠缠,直到叶修呼吸不稳后他才离开。

  「你不觉得这样挑逗禁欲三个月的人是件很危险的事吗?」喻文州的额头抵在叶修的额头,轻声地说。

  叶修挑眉,「有本事就来,别纸上谈兵,还是……。」他低头看了喻文州的裤档一眼,「你那边也残?」

 


  隔天醒来后,喻文州发现左手的无名指上有个很清晰的咬痕,看看身旁还在睡的叶修,他在思考着,是不是该找一天带着叶修去挑款戒指了。

  算了,还是自己去吧。

  喻文州抓起叶修的左手,也在无名指上留下一个咬痕。


===

叶神不要挑战男人的理智

很容易掉线的www

评论
热度(28)

© 夢醒 時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