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灣家
名叫阿唐,非色野其实也行

爱他就要推倒他!
脑洞很大、语感死、作者发神经是常有的

欢迎大家随时拍打聊天唷www

[all叶/黃叶] 給糖和搗蛋#3 【全職高手】

※全職高手二創
※原本是作者怨念萬聖節的(掩面
※以後發文都可能是繁體字了,實在很抱歉



  葉修靈敏的跨越推積在暗巷的雜物,而追在後頭的人揮著他的武器將阻礙在眼前的雜物斬成碎屑,惡狠狠且毫不猶豫,簡直就像在洩憤。

  聽到乒乒砰砰的聲音,不用想後頭的人幹了甚麼事,但現在不是可惜他人的物品的時候,葉修取出懷裡的袋子,頭也不回的朝後丟去,當然,追在後頭的人想也不想地就用利刃劃碎,結果袋子裡的內容物整個散開,一團煙幕刺得他無法睜開眼睛。

  趁這個機會,葉修抓上一旁的鐵桿一翻而上,蹬著腿又跳上了屋簷。

  怎麼回來現世就像小偷一樣老鑽屋頂啊!葉修哭笑不得地想。

  「葉修葉修葉修葉修葉修葉修葉修葉修──!你他媽的給我出來!看到我居然像看到鬼一樣逃走,算甚麼嘛!出來出來出來出來出來出來──!」

  不用說,追葉修的就是黃少天。

  離開喻文州前,他告訴他,黃少天很想他,但也不是這種近似於橡皮糖般恐怖又纏人的想法吧?當他晃著步伐走到城門口,看見在那邊巡邏的黃少天,原本想向他打聲招呼的,但看見他那張猶如見到仇人一般的臉,他馬上向後踏了一步轉身就跑,看見他逃的黃少天便追了上來。

  他都忘了所有人之中最纏人的就是黃少天。

  葉修聽見對方語速不減又不打舌頭的叫著他的名字,他打從心底覺得恐怖,你有看過哪個無頭騎士可以一口氣說那麼多話都不必換氣的?

  他趴在屋頂一動也不動的聽著對方的呼喊,然後默默的感知對方的動靜,直到吵鬧的呼喊聲離去時,他才安心地坐起身來。

  要是被他抓到,還不知道能不能見到明天的太陽。葉修腹誹著。

  站起身來,彈掉身上的灰塵,葉修不敢再走大街了,藉著月光微弱的光線和他非人般的身體機能,他跨步跳躍一個又一個的屋簷,像貓一樣落地沒半點聲響。好不容易他到了藍雨的偏門,重新戴上他的面具,四周探詢了一下,確定沒有任何隸屬於藍雨的獵魔人後他才安心的走出偏門。

  雖然對黃少天不好意思,但為了自己著想還是趕緊走才好。

  確認一下方位,葉修朝著霸圖的方向走去,從藍雨到霸圖步行大概要四五天的時間,但想到要修補的洞他根本沒有那麼多的時間,雖然喻文州說他會通知其他獵魔人公會會長事先找尋洞口並且補救。禍是自己惹出來的,葉修從沒想過要讓人幫他解決,再說那也不是尋常的洞口,只要過了這星期那些洞口會更為堅固,要補救就更難了,不是耗費點魔力和精神力就能修補的。

  葉修懊惱地嘆氣,他不想回頭拜託喻文州使用傳送陣,他更不願欠人情。魔力因為喻文州的關係回復了不少,但也沒辦法使用魔法支撐他到霸圖,至於召喚獸他根本沒有馴服過,更別說需要精神力維持的使魔了。

  他從來都是孤軍奮戰,牽連別人這事他幹不出來。

  看見遠方被拴住的馬,葉修疲憊的臉終於有些笑容,隨手將繩索扯開,翻身上馬,當然,他有留下些值錢的東西當做賠償。葉修在官道上撤馬狂奔,藉著月光他勉強可以看見四周的景象,月夜下正是魔物們最喜愛的活動時間,他提高戒備,以防路上遭逢偷襲。

  風吹過路旁的草叢,沙沙作響中還帶著不懷好意,葉修嘆氣皺眉,將韁繩拉緊讓馬停下,翻身下馬便用力拍打馬兒屁股讓牠離開。

  「就知道不會讓人這麼輕易離開。」葉修架起千機傘,一個甩手傘面上翻,變成了一柄長矛,「出來吧。」

  數道人影倏然出現在葉修四周,他們身著鬼節特有的怪誕扮裝,若不是知道他們數是屬於彼方的居民,便會把他們當作無害的百姓。其中,貌似是屬於這個隊伍人員的首領走出來,它有著屬於山羊的大角,眼睛在微弱的月光下呈現如貓一般細長的瞳孔,它的嘴大的不可思議嘴角都裂到鬢角。

  比起其他人殺氣騰騰的模樣,它相對禮貌些,用著粗啞的聲音說:「將碎片還來。」

  葉修挑眉,有些挑釁道:「你以為我拿了還會再還回去嗎?當人傻子?」

  「交換,我們用其他東西交換!」

  「真令人心動啊。」葉修刻意用討人厭的語調說,「可惜除了這個我其他看不上眼。」

  談判破裂,其他人尖叫嘶吼著:「領主!我們的領主!把我們的領主還來!」

  葉修掏了掏耳朵,好像對同樣的話煩不勝煩,他將矛俐落的指向眼前的魔物,說:「要嘛就來搶,要嘛就打道回府,哥還有急事要辦,沒空跟你扯淡。」

  「殺了他!殺了他!」

  「搶回領主!」

  「將我們的領主搶回來!」

  「殺了這個不知死活的人類!」

  「吃了他的靈魂!勞役他的靈魂!」

  魔物們鼓譟了起來,怒氣與殺氣渲染了整個四周,葉修微微笑,無視了對他而來的不善眼光,與他談判的魔物露出虛假的苦笑:「你是名優秀的人類,我以為我們可以愉快合作的。」

  「合作?你們字典有這個詞?」葉修挖苦道。

  對面的魔物沒有回答,緩緩地伸出他的手掌,以肉眼可以見到的速度變為屬於獸類的利爪,他裂開他的大嘴露出他的利齒,原本接近人類的模樣一下子便成了不倫不類。

  連個招呼也沒打,魔物們有志一同的撲向葉修,冷森森的利爪在爪向他時撲了空,葉修驚人的跳耀能力讓他躲避了這次的攻擊,左手一揮扔下了自製的炸彈,碰的一聲炸翻了那群魔物。在落地前,葉修的右手又是一抖,千機傘的傘端成了一個槍口,扣下板機又是一連串的火舌竄出,而魔物們還在炸彈掀起的沙塵中找不到南北,就被子彈打中。

  魔物們哀號,同時發出痛苦的嘶吼,在葉修抽出千機傘內藏的劍時,為首的魔物便喚起一陣風,將沙塵全數帶走,魔物們手中都聚集著各元素的魔法能量,看清葉修的方位便朝他扔去。

  葉修先是後跳閃過直逼而來的能量彈,接著就是倒地的翻滾,搞得他一身鬼節裝扮都染上了不少污痕,「靠,這身很貴的!」葉修喊道。

  趁葉修倒地無法控制自身時,幾隻魔物張著他們利爪趨近就是一通攻擊,當然葉修也不是吃素的,他俐落的翻身閃避爪擊,但他的披風可沒這麼好運,添了好幾個不好彌補的破洞。藉機,葉修挺起身來,揮劍砍向逼近他的魔物,一擊太淺,但也造成了對方不小的恐慌,在對方要跳開前,他的右腳便掃了過去,將魔物踢得老遠,還撞上正在吟唱的另一隻魔物。

  「就這點人就想打發我?還欠點!」葉修的千機傘又成了一柄矛,他快步欺去,一個橫掃將數隻魔物給挑起,然後將矛一個個送上,再一個回身,矛轉變為砲,帶著元素的砲彈也射了過去,炸裂開了煙幕與聲響驚動了整個森林。

  趁著一陣騷動,葉修將傘收了回來,眼睛直直盯著煙幕直到散去為止,但印入眼臉的畫面卻讓葉修驚愕,本該在那的魔物全數消失不見。他抖手將傘變回原樣,抽出藏在傘骨的利劍,小心翼翼的防備四周與天空,連踩出的步伐他都格外仔細感受,將自己的感知無限放大,並將警戒調動到最高。

  風吹過,樹林發出的只有沙沙聲響,一步、兩步、三步,葉修退步將背部緊靠在樹幹上,硬實的樹幹讓葉修安心了些,但手中的武器仍緊緊握住。

  跑了?不可能,看他們一副不搶回東西不罷休的樣子。葉修皺眉,雖然了解他們誓死搶回碎片的決心,但他把感知放大再放大,仍感受不到魔物們的位置。

  「是因為在那個地方待太久,部分被同化了嗎……?」葉修呢喃著。

  就在葉修稍稍失神時,從土地突然竄出大量的鎖鏈,快速地纏向葉修的四肢與軀體,鎖鏈在樹與葉修之間圈上了幾圈,他試圖掙扎,卻被纏得更緊。

  「終於。」長著山羊大角的魔物從空中現身而出,連帶方才消失的小隊。

  葉修不動聲色的看著對方,雖然著急,但面色仍然鎮靜,他說:「還以為你們逃了,結果出了這小伎倆。」

  「能得到目的就好,如果你說我們卑鄙,我們會欣然且愉悅的接受。」魔物如此說。

  「碎片不在我身上。」

  「喔,在的,我們是如此清晰地感受到領主大人的味道……」魔物慢慢接近葉修,伸出利爪輕輕刮過他的臉頰,劃出了一道紅痕,「祂在的,在你的身體深處,很期待怎麼將你開腸剖肚,並迎接我們的領主。」魔物的聲音有些飄忽,神色因為想像中的景象而陶醉。

  本來,葉修的腦袋還在運轉思考如何突破現在的窘況,但很突然的,他感受到一股強大的能量驟近,探知能量來源後,他像是無奈一般嘆息著:「我說啊,你們再靠近一步試試,相不相信你們待會會被砸?」

  「你在胡言亂語……嗚啊!」

  魔物的話只說到一半,就被頭頂上斷裂的粗樹幹砸到頭,其他魔物紛紛倒退了好幾步,驚恐戒備的看這天空,彷彿下一個被砸的會是他們。在兵荒馬亂的場面,一聲野獸的呼嘯聲隨著沉重的踏步聲而來,嘶吼著,一頭像豹的生物揮爪噬咬著閃避不及的魔物們。

  好不容易等暈眩感過去,魔物狠戾的看著一臉無奈的葉修,出現計畫外的情況讓他失去偽裝出來的優雅,他吼道:「這是怎麼一回事──!」

  葉修想聳肩,發現無法辦到後,便笑著說:「只不過是救兵來了。」

  「甚麼──!」

  可惜,這次魔物還是無法把他的話給說完,用來綑綁葉修的大樹瞬間被砍成了多段,以排山倒海的氣勢整個轟向了魔物,魔物就這樣被壓在眾多斷枝殘幹之中,而葉修只是輕輕撐開他的千機傘,躲過了一陣災難。

  「我說啊……你可不可以不要每次一現身都搞的這麼驚天動地啊?砍樹?老把戲了還再玩。」葉修轉動千機傘,把在傘面上的碎屑塵土都甩開。

  「握操,哥跑來救你你還不感謝居然還嫌!要不是你被困在樹上我還得再砍一次樹嘛!你說啊你說啊你說啊你給我說清楚啊葉修────!」黃少天將冰雨收回刀鞘,從不遠處的大樹後出來。

  「你還是一樣這麼多話,嘴都不會乾嗎?」將傘收起,葉修悠閒的從口袋掏出菸草點燃,狠狠的吸了一口。

  「靠,你還有時間抽菸,沒看到敵人都接近了嗎?到底有沒有緊張感啊!有沒有啊!看你一臉舒爽的樣子真欠!還有你管我嘴乾不乾?本少天生說話利索不曾乾過,羨慕還是忌妒,回一下話啊!」

  「都給你說完了我說啥?」葉修叼著菸,緩緩的從傘骨中抽出利劍,「話說為了追我,連你家的召喚獸都請出來啦?」看著在魔物們之間穿梭的紅色身影,葉修笑著。

  「操操操操操!你臉皮是多厚啊你,聽了都替你感到害羞啦!甚麼叫為了追你?給本少講清楚說明白點!」

  「就字面上的意思。」葉修朝黃少天的方向一踏步,利劍快速的刺向黃少天的左後方,噗哧一聲,穿過了欲將偷襲的魔物,血液飛濺,「幹完這一票,哥獎勵你,認真的。」

  葉修與黃少天的臉只有兩個手掌攤開的距離,呼吸與說話的氣息帶著濃烈的煙草味,這個氣味讓黃少天稍稍恍惚了一下,甩頭他連忙回過神,也抽出冰雨朝撲向他們的魔物反擊,迅速的戳刺揮開,當場讓一隻魔物分屍。

  「你最好記住你現在說的話,可不許反悔啊!看本少怎麼快速又帥氣的解決這些雜魚,看劍看劍看劍看劍看劍看劍看劍────!」

  黃少天邊高聲吶喊邊踏著步伐衝向魔物們,隨著身體的翻轉與身體天生的反應速度,就好像有無數個黃少天在攻擊魔物一般,葉修聽著魔物們的哀鳴,同時又忍受著黃少天的喋喋不休,他那如機槍不停的說話方式,真的會讓人精神上受到打擊。

  葉修加入戰局,他將利劍往殘弱的魔物送去,三兩下就成了冰冷的屍體,最後,從斷肢碎屑中爬出來的魔物,在兩人一前一後的穿刺,也成了一具屍體。

  抽出利劍,葉修將上頭的血液甩去.然後插回千機傘中,而黃少天則是一臉開心地抓著葉修的斗篷說:「說好的說好的,咱們說好的獎勵呢,這次可不許你賴帳啊,快點快點快點──!」

  「好好。」葉修嘴裡剩下濾嘴的菸給取下,轉過身來,抓著黃少天的下巴,吧搭一口親了他的臉頰,「獎勵完畢。」

  「靠靠靠靠靠!哪有這麼敷衍的獎勵的,不算不算重新再來!你根本敷衍我嘛!從以前就是這樣,說一套做一套,說話不算話是不是你的做事原則啊?說啊!」黃少天氣得跳腳。

  「那你跟我說你要甚麼樣的獎勵?」

  「當然是讓我舔一下、咬一口,或者在野外來一……靠!你踩我腳做甚麼,痛痛痛痛痛,你還輾!當踩到甚麼髒東西啊!」

  葉修面無表情地又踩上一腳後才開口說話:「不好意思,腳滑。」

  「我們這麼久沒見面做那些事情很正常嘛!還有為什麼你在藍雨看見我時要跑?這我還沒找你算帳咧!解釋一下如何?解釋一下啊!」

  「哥趕時間去霸圖。」

  「去霸圖找揍?你不知道霸圖那個錢包臉一聽到你回來的風聲臉似乎又更黑了啊!說他殺過人也有人信,你確定你真要去?」

  「你沒聽文州說嗎?」葉修懶洋洋地靠在樹幹上,他實在很不想解釋第二遍,他又不黃少天,話多嘴不痠。

  「隊長有提到過,你是不是又瞞著我們去做危險的事?向我們求助有這麼困難嗎?你一開口我們又不是那麼吝嗇不幫你?當不當我們是同伴啊……。」

  葉修見黃少天又開始滔滔不絕,緩緩的從上衣口袋掏出一個小布囊,伸出食指和拇指捏了個黑呼呼的塊狀物塞進還在說話的黃少天嘴裡。

  「唔喔!……你做……甚麼!?」嘴裡一有東西,黃少天說話都不利索了,他不是葉修叼著菸還能到處秀下限。

  「獎勵,你不是嫌太少?」

  黃少天氣惱的看著葉修,含著嘴巴的巧克力。

  「張嘴。」

  又來了,黃少天想著,他微微張開嘴,不料葉修卻欺身賭上他的嘴,舌頭靈巧的鑽入他的口腔,突如其來的偷襲讓黃少天措手不及,等到他反應過來時,葉修已經用舌頭挑走他嘴裡的巧克力,咬碎然後吞下。

  葉修舔舔嘴,說:「好甜。」

  黃少天雙眼都發直了,他看著葉修那出另一顆巧克力塞進自己嘴裡,笑吟吟的問道:「要吃嗎?」

  「要。」黃少天這一次反應比說話還要迅速,吻上了葉修,語尾的聲音都糊了開來。

  他伸手環住葉修的後腰,讓自己更加貼近他,牙齒、嘴唇、鼻息和唾液互相接觸最後融合在一起。

  之後,整個森林只剩下嘖嘖的親吻聲,再無其他。



END



======

對一直等待我更新補坑的人很抱歉

崩塌原則再過個幾天就會上傳

謝謝妳們的耐心等待

非常開心你們喜歡我的文章^ ^

其實還有小小後話,但我明早的班......(掩面

评论(2)
热度(28)

© 夢醒 時分 | Powered by LOFTER